是時候拋掉塑料朋友情了!

發布時間:2019-09-26 6評論 3466閱讀
文章封面
文:Flic Everett
來源:譯言(ID:yeeyancom)


計劃太多,時間太少?社交圈對你沒有好處?可能是時候進行友誼審查了。弗里克·埃弗雷特遇到了一些與朋友斷聯的女性,她們的生活都輕松了不少。


安妮特·凱洛帶著饑餓的孩子艱難地來到倫敦市中心,期待著和一位老朋友共進午餐。“我很興奮,但我的朋友來晚了一個小時,還沒有作任何解釋,也沒有提出付賬,更糟糕的是,她還向我借了一件新裙子去度假。整頓飯我都沒怎么說話,走的時候我覺得很累。”



就在那一刻,她意識到這段友誼實在沒有存在的意義,于是決定放棄它,但事情并沒有就此結束。


34歲的安妮特最近剛當上媽媽——她的孩子出生時患有一種罕見的血液疾病,不久之后,她成為了一個單親媽媽。“我原以為做一個單身母親會很可怕,但感覺很自由。我住在倫敦,結交了很多朋友,但她們通常不會主動聯系我,除非我去適應她們的生活。我一直在努力,但沒有得到多少回報,我不能再那樣做了。”


安妮特沒有冒著可能給朋友造成傷害的風險去結束朋友關系,而是對WhatsApp的某些群組保持沉默,其中包括一個與其他媽媽一起的群組。“除了為人父母,我不確定是什么把我們聯系在一起。我不想談論斷奶或睡眠時間表。”安妮特保持沉默,不再花心思在這些聊天上,希望沒人注意到,但其中一位媽媽給她發了條短信,請求幫助。


安妮特表示剔除“無效”朋友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如果有人約我見面,我會開始說我很忙,沒有時間,這樣我就有更多的自由時間,而且我想她們可能還沒有注意到我正在退出……”



她現在有兩個非常親密的朋友——哈里特和阿米莉亞。


“她們是真正的朋友,喜歡真誠地進行溝通,總是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我在紐約也有個朋友,我每周都和她說幾次話。做出改變很可怕,但培養真正的友誼對我的心理健康產生了巨大的積極影響。


安妮特不是唯一一個被“朋友”困擾的女性。隨著社交媒體的爆炸式發展,以及成千上萬個你從未見過的“朋友”,精簡交友群正成為一種新趨勢。今年早些時候,歌手Ed Sheeran承認他只有四個朋友,因為他對那些試圖接近他的人感到“焦慮和不信任”。維多利亞·貝克漢姆也承認,“我沒有很多朋友,我身邊都是我真心喜歡的人。”


心理治療師戴安娜·帕金(Diana Parkinson)表示,“年輕時想要有一大群朋友的愿望很正常。人是社會性動物,關鍵是融入、認可、受歡迎——如果我們在一個大群體中,我們會感到更安全。”但她解釋說,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會經歷一些重大事件,我們會在喪親之痛、疾病、離婚等考驗人際關系的事情中一直和真正的朋友陪伴在一起。


對我來說,導火索是我40多歲時的離婚,讓我失去了幾個朋友——不是靈魂伴侶,而是好朋友。起初,我感到心煩意亂——我一直是一個大團體的核心。但是當我搬到遙遠的西部高地和我現在的伴侶住在一起后,我不再渴望大量的友誼。我現在有六個最好的朋友,每次我回到曼徹斯特都會見到她們,還有一些我不能經常見面的人——但我知道她們一直在我身邊。


那么應當如何做才能讓無效朋友遠離自己呢?


善意的謊言是可行的,比起“我不想和你吃飯”,“我那時正忙著”更要親切一點;

離開社交媒體幾個月。這樣朋友們才會認為你是真的很忙;

不要因為感到內疚而邀請別人過來。如果他們請你吃飯,也沒有義務一定要回報;


開始一段友誼并不意味著天長地久,人生總是需要不斷前進的,這么什么大不了。


《一個人需要多少朋友》(How Many friends Does One Person Need?)一書的作者羅賓發現:在我們的一生中,大多數人都只與五個朋友反復互動,因為我們的大腦還沒有進化到能夠應付更多親密關系的地步。根據the Book of Everyone網站的研究,女性一生中只有六個最好的朋友,而這些友誼大多能維持16年左右。


對于來自蘇塞克斯的44歲的凱特·維圖表示,她的朋友圈發生了更突然的變化:五年前,她被診斷出患上了卵巢癌,在脫發和患上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之后,凱特意識到那時的她并不是真實的自己,只是一個討人喜歡的人。當凱特康復后,她終于想讓自己開心了,并不想為了讓別人開心去迎合別人。


在20多歲的時候,凱特喜歡參加派對,喜歡成為團體的一員。30多歲的時候,她搬出了倫敦,和其他媽媽成為了朋友。“你認為你們有共同之處是因為你們處在同一人生階段,但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我并沒有做真正的自己。患了癌癥后,我最親密的朋友會和我一起散步,我哭得不能自已,她們也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凱特回憶說。



離開這些“媽媽朋友”是很困難的。“我不再去做事情,她們都有點生氣,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只想和我愛的人在一起。”凱特還改變了自己的職業,接受了幸福教練的培訓,創辦了一家公司。她說,我的同事現在也是我的好朋友。


帕金森表示,知道如何以及何時告別老朋友是一項技能,沒有想象中殘酷。但是盡量不要傷害別人,說些善意的謊言往往更容易,大多數人都會明白這點。她補充說,“如果你真的想讓你的友誼更順暢,那就暫時離開社交媒體。離開會讓你變得難以聯系,人們的注意力持續時間很短,所以如果他們看不到你,他們可能會忘記你,這也證明他們并不關心你。那為什么要讓自己對那些不關心自己的人敞開心扉呢?”


正如電視制片人凱茜所經歷的一樣,她和同事薩拉是好朋友,一群人經常在辛苦工作一天后一起去喝一杯。當薩拉跳槽去另一家公司時,凱茜以為她們的友誼還會繼續,但薩拉卻從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并且再也沒有見過她。凱茜說她感到很受傷,但現在回想起來,也許這只是工作上的友誼


帕金森建議說,讓那些在你生活中已經存在多年的人離開似乎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們經常稱他們為朋友,而他們并不是。“他們是當時有用的熟人……但真正的朋友比珠寶更珍貴——他們是你需要一直用心去維護的。”


作者簡介:Flic Everett。本文以獲得微信公眾號譯言(ID:yeeyancom)授權轉載。

排版:小鯨魚 沉默的杜飛

原作者名: 是時候拋掉塑料朋友情了!

轉載來源: 譯言(ID:yeeyancom)

轉載原標題: 是時候拋掉塑料朋友情了!

授權說明: 口頭授權轉載

0

回復

作者頭像

社交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私信

社交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运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