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恥是把隱形刃,傷人于無形之中......

發布時間:2019-10-08 3評論 3167閱讀
文章封面
文:京師心理
來源:京師心理大學堂(ID:bnupsychology)
原文標題:如果有地縫,我想我一天會鉆進去千百回......| 羞恥感的科學基礎和影響


一個三歲的女孩在花園里興致勃勃地玩泥巴,而她的媽媽見到這一幕以后卻大吼道:“你看看你,怎么把自己弄得這么臟!你太不懂事了,我對你實在是太失望了。你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這一刻,小女孩覺得自己很渺小,她耷拉下腦袋,兩眼低垂,看見自己臟兮兮的小手和衣服,開始發自內心地感到羞恥。在媽媽輕蔑而憤怒的語氣里,她相信自己不是個好孩子。


一個大學生在公司里實習。有一天,他犯了一個小錯,也許是因為開會遲到了一會,也許是因為PPT上出現了一個錯別字。而老板只是指出了這個錯誤,沒有過于嚴厲地斥責他。


盡管如此,大學生還是體驗到了失敗感,開始認為自己身上出現了難以克服的缺點。他覺得老板可能會不再信任自己,認為同事們也覺得他不適合這份工作。他知道自己不完美,但永遠做不到最好但感覺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很沒用的人。


小女孩和大學生都在情境中體驗到了羞恥的感覺。我們也都有過這樣那樣的羞恥感,也許只是因為讀錯了一個普通的單詞,或是因為穿泳衣的樣子,或是被重要的人發現自己說謊……當我們違反自己所信奉的社會規范時,當我們在別人評判的目光中找不到安全的港灣時,那種在胃的深處體驗到的不舒服的感覺,就是羞恥感。這個時候,我們覺得自己渺小又糟糕,沒有辦法直視別人的眼睛,恨不得趕緊找個地縫鉆進去。



| 什么樣的人容易感到羞恥?


根據柏林自由大學的哲學家希爾格·蘭德威爾(Hilge Landweer)的說法,感到羞恥的人必須意識到自己已經違反了規范,也必須認為規范是可取的且有約束力的,因為只有這樣,違規行為才能讓人真正感到不舒服。在羞恥感產生的過程中,不贊成我們做法的人甚至不一定要在場——只需要依靠我們的想象,比如想起爸媽常說的話:“你不感到羞恥嗎?”事實上,我們很可能會把這樣的訓誡牢記于心,以至于到了成年的時候,童年時期父母所強加的規范和期望仍會繼續影響著我們。



2010年,由伯爾尼大學的烏爾里希·奧思(Ulrich Orth)領導的一個心理學家小組研究了2600多名年齡在13歲至89歲之間的志愿者的羞恥感。他們發現,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感到羞恥,而青少年的羞恥感比成年人更加強烈。


在羞恥感的年齡差異上,羞恥感最容易發生在青少年時期,隨后在中年時減少,而在50歲以后的生活中,人們再次容易感到羞恥。烏爾里希認為這種模式是人格發展的一種功能——青少年的身份認同還沒有完全形成,這個年齡段的人也需要遵守界定他們社會地位的各種規范。而當青少年不知道怎么處理這些外部期望的時候,可能會更容易感到羞恥。相反,到了中年,我們的性格或多或少是固定的,規范的影響就會變小。但是當我們進入老年并且開始擔心身體和外表的衰老時,我們又開始覺察到自我意識。



| 羞恥感怎樣影響人的健康?


我的存在是不是一個致命的錯誤?我是不是不配得到別人的愛?我是不是被世界拋棄了?當一個人深陷于羞恥感之中,就仿佛是在內心深處遭受了一場精神危機,因此就很容易對這些問題做出“是”的回答。漸漸地,羞恥感讓我們拒絕接受來自外界的所有安撫與慰藉,感到精力喪失,想要盡量回避他人。于是,孤獨感、低自尊,還有“我什么都不是”的空虛感都隨著羞恥而來,很容易一步一步把人拉入抑郁和焦慮的深淵……


幾十年來,喬治梅森大學的瓊·唐尼(June Tangney)一直在研究羞恥感。在與休斯頓大學的龍達·L·迪林(Ronda L. Dearing)等人的大量合作研究中,她發現羞恥傾向也會增加一個人出現一些心理問題的風險,尤其是抑郁癥。而在2010年的一項研究中,貝勒大學的托馬斯·A·費格斯(Thomas A.Fergus)等人發現羞恥感傾向和焦慮癥(如社交焦慮癥和廣泛性焦慮癥)之間似乎也存在著聯系。




| 內疚和羞恥,相似還是不同


有人猜測,人類感到羞恥是因為羞恥賦予了我們的早期祖先的某種進化優勢。例如,羞恥可以通過鼓勵個人遵守社會習俗、保持良好風度來促進一個群體社會的和諧發展。


然而,唐尼等人認為,羞恥降低了個體做出社會適應行為的傾向,而能夠促進社會適應行為的其實是內疚。人們經常談論羞恥和內疚,好像它們是一樣的,但事實卻并非如此。與羞恥相似的是,當我們違反道德、倫理或宗教規范并對自我進行批評時,會產生內疚。而不同在于,當我們感到羞恥時,我們會用消極的眼光看待自己(“我做了糟糕的事情!”),而當我們感到內疚時,我們則會消極地看待某個特定的行為(“我做了糟糕的事情!”)。


羞恥讓我們把注意力轉向內心,使我們容易感受到自身缺點帶來的困擾。相反,內疚來自于我們為了負責任而做出的具體行動,使我們將注意力集中在違規行為和他人的感受上。簡單來說,深感羞恥的人害怕自己因不完美而被拋棄,心生內疚的人擔心自己因違規而受懲罰。


唐尼和她的合著者在2005年的一篇論文中很好地解釋了這一點:“一個容易感到羞恥的人,在喝了一晚上的酒后因為上班遲到而被批評,可能會想,‘我真是個失敗者,我就是不能振作起來’。而一個有內疚感的人更有可能會想,‘我對遲到感到很難過,我給同事們帶來了不便’。羞恥感可能是痛苦和衰弱的,影響一個人的核心自我意識,并可能引發消極情緒的自我挫敗循環……相比之下,內疚感雖然痛苦,但沒有羞恥那么容易帶來傷害,可能會激勵人們朝著積極的方向補償或改變。”


此外,內疚是個體能夠共情的標志,這一特征對于個體接受他人的觀點、表現出利他行為、關心他人以及擁有親密關系是非常重要的。事實上,只有當我們能夠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并意識到我們的行為造成了痛苦或傷害時,才會感到內疚。對于孩童來說,如果不能感同身受就不能感到內疚。內疚阻止我們傷害他人,并鼓勵我們為了共同的利益而建立關系。當我們感到內疚時,我們會將目光轉向外,并尋求策略來扭轉我們所造成的傷害。當我們感到羞恥時,我們會將注意力轉向內部,主要關注我們內心的情緒,而不是關注我們周圍正在發生的事情。



2015年的一項研究明顯地將內疚感和共情聯系了起來。當時在墨爾本樂卓博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的馬特(Matt Treeby)和他的同事首先調查了參與者傾向于羞恥或內疚的程度。然后,他們讓363名參與者觀察面部表情,并確定這個人是憤怒、悲傷、快樂、恐懼、厭惡還是羞恥。研究發現有內疚感傾向的參與者在觀察中更加準確:他們比有羞恥感傾向的志愿者更能識別他人的情緒。


| 擺脫內疚vs克服羞恥


擺脫內疚往往比克服羞恥更容易,部分原因是我們的社會提供了許多方式來挽回導致內疚的罪行,包括道歉、支付罰款、服刑等。某些宗教儀式,如懺悔,也可能幫助我們處理內疚。但是羞恥感具有真正的持久力:為過錯道歉要比接受自己容易得多。


當然,有些類型的內疚感可以和羞恥感一樣具有破壞性,也就是“自由漂浮”的內疚(與特定事件無關)和對自己無法控制的事件的內疚。但是總的來說,羞恥往往是更具破壞性的情緒。


而由于內疚和羞恥在發生條件上有一定相似之處,它們之間也有機會相互轉換。因此,父母、老師、法官等其他想要鼓勵建設性行為的人最好能在履行自己職責的過程中避免讓違規者蒙羞——他們可以選擇幫助違規者了解自己的行為對他人的影響,然后采取措施彌補自己的違規行為,從而把羞恥感扼殺在搖籃里。


羞恥感確實會傷害我們,但也不是難以攻克的。面對羞恥感,我們需要擁有理解和勇氣,保持活力,堅持不懈;還需要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哪怕自己并不完美。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完美的,沒有人能做到不犯任何錯誤。擁抱不完美,用更加自由、開放的態度去迎接生活吧,當我們抬起因羞恥而耷拉的頭,才會發現自己遠沒有想象中那樣渺小。



-學堂君-


人人都有羞恥感,而羞恥感也并不是百害而無一利。著名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說過:只有在有良心和羞恥心的良好基礎上,人的心靈中才會產生良知。良心,就是無數次發展為體驗、感受的知識,正是在它的影響下,必然會派生羞恥心、責任心和事業心。


參考文獻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the-scientific-underpinnings-and-impacts-of-shame/

作者簡介:京師心理大學堂(ID:bnupsychology),北師大心理學部出品,奉行“打造中國最專業的心理學科普平臺”的項目定位,努力將北師大心理學百年積淀奉獻于社會,凝聚師生力量傳播科學知識,讓心理學走進千家萬戶

排版:小鯨魚 soon

0

回復

作者頭像

京師心理大學堂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個人頭像

京師心理大學堂

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部出品,立志做最優質的心理學科普,讓這里成為當代人們追求幸福美滿生活的大學堂。奉獻百年積淀,帶你腦洞大開! 微信公眾號:bnupsychology 歡迎關注!

私信

京師心理大學堂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运怎么玩